<noframes id="bd5n5"><address id="bd5n5"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bd5n5"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bd5n5"><address id="bd5n5"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bd5n5"><address id="bd5n5"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用戶登錄

    沒有賬號?立即注冊

    陶華碧出山也不管用,老干媽跌出貴州民企前十

    來源: 時代財經APP 王言 2022-10-25 11:47

    老干媽

    來源/時代財經APP

    作者/王言

    在創始人陶華碧重新執掌老干媽的第3年,這家辣醬巨頭的營收水平跌回到了4年前。

    近日,貴州省工商業聯合會與貴州省企業聯合會共同發布“2022貴州民營企業100強”榜單。該榜單以2021年度企業營業收入為基準,其中,貴陽南明老干媽風味食品有限責任公司(下稱“老干媽”)以42.01億元的營收額,位列第11位。

    而在“2021貴州民營企業100強”榜單中,老干媽以54.03億元的營收位列第6位。以此計算,老干媽2021年的營收比2020年減少約12億元,同比下滑約22.25%。

    根據歷年來公布的數據,2016-2018年,老干媽的營收分別為45.5億元、44.47億元和43.28億元。

    就上述業績和經營情況的變化,時代財經致電老干媽相關負責人,截至發稿未獲回復。

    在老干媽這個巨頭“打盹”之際,曾經由它一統天下的辣醬行業,早已迎來變局。天眼查數據顯示,當前我國已有5000多家企業涌入辣醬市場。這些新品牌們另辟蹊徑,在線上渠道發力,并通過新穎的營銷方式俘獲了年輕人的胃和心。

    相比之下,盡管老干媽早在4年前就開辟了線上業務,并在今年投身直播帶貨的浪潮,但吸引力卻已不復當年。

    01

    陶華碧“露臉”直播間

    憑借渠道優勢和產品口碑,老干媽一直在辣醬行業穩坐龍頭的寶座。但一成不變的營銷策略顯然無法滿足新一代消費者的需求,在電商的沖擊下,它也開始主動求變。

    2018年4月,老干媽天貓旗艦店正式注冊,開啟了線上線下齊步走戰略。此外,老干媽也嘗試起了辣醬以外的品類,由豆豉辣醬擴充到了火鍋底料、豆腐乳、香辣菜等20余個品種。

    最近,陶華碧更“現身”抖音直播間。實際上,這位已經75歲高齡的創始人并沒有親自上陣,工作人員將陶華碧接受新華網采訪的視頻作為背景,在直播間中不斷循環播放。

    雖然不是真人出鏡,但每當陶華碧“現身”直播間或是短視頻時,總會有人在評論區里稱贊老干媽“目光獨到”,是“良心企業”。

    不過,陶華碧的流量效應并不算好。時代財經注意到,老干媽抖音官方賬號多次發布陶華碧接受采訪的視頻,但內容重復,多以輸出“老干媽是一家良心企業”的價值觀為主。在老干媽抖音官方賬號發布的700多條短視頻中,點贊量最高的一條僅為4萬。

    直播帶貨的成績也不容樂觀;译鄶祿@示,近3個月,老干媽抖音官方旗艦店新增粉絲數4.7萬,直播銷售額為80萬元。今年10月,在食品博主辛吉飛的言論引發消費者對食品添加劑的擔憂后,老干媽曾順勢多次開啟直播帶貨,并宣稱所有產品不含“科技與狠活”,但除了10月6日銷售額超過20萬元之外,老干媽抖音官方旗艦店其他幾次直播的銷售額最高僅為5萬元。

    公開資料顯示,老干媽抖音官方旗艦店的運營方為貴州悟空有貨電子商務有限公司(下稱“貴州悟空”),是老干媽線上唯一授權商,與老干媽并無股權關系。而老干媽天貓旗艦店、京東旗艦店也同樣由貴州悟空運營。

    02

    遭新品牌“圍剿”

    盡管穩坐龍頭地位,但老干媽的競爭對手越來越多,力量也不容小覷。

    今年9月,以“阿香婆”辣醬著稱的西安太陽食品有限責任公司(下稱“太陽食品”)宣布完成增資擴股,新引入的股東包括元氣森林。根據官方公告,元氣森林作為戰略投資方,獲得太陽食品30%的股權,為公司第二大股東。

    同時,海底撈、味千拉面等餐飲品牌也早早跨界加入戰局,虎邦、飯爺等新銳品牌亦開始嶄露頭角。此外,網紅李子柒的運營公司微念也推出了“李子柒”牌拌飯醬。

    在眾多品牌的圍剿下,老干媽似乎沒有以前那么“香”了。在淘寶和京東等平臺搜索關鍵字“辣椒醬”,排位靠前的是虎邦、暴下飯、川娃子、李子柒等品牌。

    一直以來,老干媽價格優勢明顯,產品單價處于8元~15元之間,波動很小。甚至行業內有條不成文的規律——老干媽就是價格基準線,比它定價低的品牌難以盈利,比它定價高的品牌又難獲市場。

    上海至匯營銷咨詢有限公司首席顧問張戟告訴時代財經,不同于傳統品牌的逐級代理模式,老干媽一直采用一級代理模式,這種模式中間管理成本低,效率也高!半m然經銷商銷售老干媽的單位利潤沒有其他品牌高,但銷量很大,利潤并不低!彼f。

    曾有接近老干媽的代理商告訴時代財經,老干媽現金需求量小、流動性高,幾百萬銷售體量的經銷商,平時的流動資金只需要幾十萬元。

    今年3月,老干媽發布調價函,表示因為原料成本上漲,對部分產品進行提價。有經銷商告訴時代財經,每件(箱)產品上漲15元~20元,每瓶漲價幅度在1元左右。

    這也讓老干媽的價格優勢逐漸消失。在天貓等平臺,老干媽各類口味辣椒醬的單瓶售價在10元~15元之間,與仲景、川南、味聚特等同類品牌接近。

    此外,雖然近年來上線多款新品,并多次推出國潮、聯名等營銷活動,老干媽依然存在產品、品牌和渠道老化的問題。

    廣東省食品安全保障促進會副會長朱丹蓬對時代財經分析稱,在辣椒醬領域,老干媽的競品越來越多,在產品、渠道和品牌上,老干媽的優勢都在下滑!袄细蓩屝枰趧撔孪M場景、渠道融合等層面形成完善的體系,才能獲得更好的發展空間!敝斓づ钫f。

    2014年,陶華碧宣布退休,將公司交給小兒子李妙行掌管。在此之后,老干媽業績急轉直下,2017年和2018年營收連續下滑。直到2019年,年過七旬的陶華碧再度回歸,才遏制住了公司業績的下跌勢頭。

    如今,老干媽的營收已經跌回4年前的水平,年事已高的陶華碧又是否還能力挽狂瀾?

    本文為聯商網經時代財經APP授權轉載,版權歸時代財經APP所有,不代表聯商網立場,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。

    發表評論

    登錄 | 注冊

    你可能會喜歡:

    回到頂部

    美女大战两位黑人45厘米
    <noframes id="bd5n5"><address id="bd5n5"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bd5n5"></address>
    <address id="bd5n5"><address id="bd5n5"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bd5n5"><address id="bd5n5"></address></add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