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bd5n5"><address id="bd5n5"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bd5n5"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bd5n5"><address id="bd5n5"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bd5n5"><address id="bd5n5"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用戶登錄

    沒有賬號?立即注冊

    互聯網搞不定生鮮零售,永輝為什么也大收縮

    來源: 36氪 王雨佳 2022-10-25 09:30

    <a href=http://t.linkshop.com/kindex_id_1187.aspx target=_blank class=hotwords>永輝超市</a>_杭州金地廣場 _10_

    來源/36氪

    作者/王雨佳

    永輝9年來首次減持中百集團,帶來的不僅是中百連續數日的暴跌。

    那些年不斷運用鈔能力大舉投資入股區域連鎖友商中百、聯華、紅旗連鎖、大肆地域擴張的永輝,那個曾被預言“會甩開高鑫、沃爾瑪、華潤萬家,成為老大”,市值一度突破千億的商超黑馬永輝,就此漸行漸遠。

    最近10年來中國最激進的商超永輝,正在放棄這條被沃爾瑪跑通,業已被驗證的零售業成功秘籍:并購擴張。

    經歷了2019年以來互聯網巨頭們對生鮮類目的輪番猛攻,以及2021年疫情對零售業的大考,2022年的永輝強調的是:“更注重經營質量和模型的跑通,不會追求大量開店帶來的增長!庇垒x從積極擴張和商業模式創新,變得保守。

    從投資、到經營的一套收縮操作之后,永輝馬上實現了營收和利潤的同比正向增長,似乎輕松走出了2021年巨虧39.4億的至暗時刻。然而,截止10月21日,永輝股價甚至比公布2021年巨虧的時候還要低30%。

    這說明,巨虧之后的低基數之上的同比增長不足以打動市場,一個保守的永輝并不受歡迎。

    眾所周知,沃爾瑪正是借助大舉并購、規模擴張先成為全美top零售巨頭,再上一個臺階,成為全球top1零售巨頭。如今,永輝擴張未半,戛然而止,中國版沃爾瑪的故事和夢想終究輸給了現實。

    這一切的背后,究竟是零售業的中國特色,還是永輝的命運多舛?

    01

    永輝減持中百,股權投資“減負”

    進入9月以來,一向少人關注的中百集團,在短短半個月內收獲了6個漲停,股價到了2年內的高位水平。中百第二大股東永輝適時登場,于9月13日和14日,減持了2%股權。6天之后,永輝又于9月20日~22日,減持中百集團1.69%的股份。

    也就是說,整個9月過去,永輝將對中百集團的持股,從29.86%降至26.17%。以成交均價算,永輝套現超過2億元,回籠了寶貴的現金。

    而中百本就在疫情下的商超寒冬里瑟瑟發抖,業績持續下滑,又被第二大股東連續減持,意料之中的連續暴跌。

    市場有觀點指出:永輝減持中百,意欲甩掉長期股權投資中的最大地雷,盡快從2021年的巨虧中走出來。

    在永輝并不算成功的長期股權投資中,中百集團都是吊車尾的存在,是近三年長期股權投資減值的主要來源。永輝對中百控股的投資,2021年初的金額是16.88億元,2021年度確認投資收益虧損1930萬元,2021年末計提減值準備3.16億元。中百的資產減值,甚至超過了長期虧損及準備閉店門店的相關資產提取減值準備的 3.09 億元。

    從2020年到2021年,永輝對中百累計計提減值準備5.55億?粗邪偌瘓F2022年半年報,這家湖北地區最大的商超,疫情下無法逆勢增長,營收、凈利潤同比依然下降,股價也是一路下跌。中百繼續減值,后續拖累永輝的業績,是大概率事件。永輝減持中百,首先是財務上的一次“減負”。

    “從財務的角度看,永輝的股權投資一向是公司最大短板,ROE(凈資產收益率)的最大拖累!遍L期關注永輝的一位基金分析師告訴36氪未來消費,按照永輝超市的經營能力,ROE應該達到15%的優秀公司水平,但ROE最近5年都是個位數,原因之一就是股權投資失利。

    按投資標的性質,永輝的股權投資可以分為三類:第一類是提高未來預期增長的創新業務,比如已經準備港股上市的B2B生鮮平臺彩食鮮,和打包了永輝新零售業務永輝生活等等的云創科技,這些業務多數時候都是“戰略性虧損”,但是已經足以拖低永輝利潤,比如2018年云創就虧損9.45億。

    身為凈利率薄如刀刃的零售企業,永輝自然難以容忍新業務過高的虧損。所以2018年永輝將云創20%股權轉讓給張軒寧,讓云創出表。2020年又回購了云創20%股份,重新成為最大股東。

    第二類是對供應鏈上游的投資,包括上海上蔬、國聯水產等企業,永輝以生鮮供應鏈效率高、資源豐富為其壁壘,供應鏈投資在財務考慮之外,更應該注重與主營業務的協同效應,但是具體落地效果并不好。

    以國聯水產為例,近3年來,永輝對國聯的采購金額都在1億元區間,對永輝供應鏈的貢獻并不算大。國聯也在虧損,2019、2020年,資產減值超過3億。2021年永輝“清倉”了國聯所有股權,以這種全額減持的方式退出,就是宣告了該筆投資的失敗。

    第三類投資就是地域擴張,入股同業友商投資,比如中百集團、紅旗連鎖、聯華超市。而截止當下,永輝2013年以來近10年地域擴張并購的標的,只有盈虧平衡的紅旗連鎖碩果僅存。2015年入股的上海聯華超市業績不佳,一年之后的2016年,永輝就飛速出手,以9.50億港元將所持的21.17%的股權全部轉讓給了易果生鮮。

    02

    永輝業務收縮,業績恢復增長

    2022Q1,2021年巨虧的永輝實現了營收同比正向增長,凈利潤結束連續5個季度的虧損,恢復了正增長,然而資本市場對財務“洗澡”之后的增長,反應略顯平淡。

    市場有聲音認為,永輝在2021年底,選擇將中百和虧損門店及閉店門店一起計提減值,將公司2021年的資產減值損失推高到7.77億,就是財務上的“洗澡”:長痛不如短痛,與其負重前行,不如一次性拋出包袱,強行讓業績見底,以待來日的同比增長,預先寫好的劇本就可以精彩上演。

    財務之外,在業務上,永輝的增長,從2021年至今迎來了天時地利:互聯網勢力在生鮮、消費品賽道的全面收縮。

    社區團購的燒錢大戰徹底成為歷史塵埃,京喜直接關閉,其他幾家頭部平臺紛紛“節流”。而前置倉生鮮電商也已經是昨日黃花;ヂ摼W勢力沒有了資本輸血,無法再像2021年之前那樣利潤換市場規模,以超低價引流,沖擊實體零售。

    社區團購一度是零售業公敵。在上市零售企業的年報中,“社區團購”是他們2020年以來解釋業績下滑甚至虧損的主要說辭。

    永輝2020年報中就提到“2020年營業收入同比增長9.8%,與2019年的20.36%相比下降近10個點,主要是下半年全行業受線上業務特別是社區團購等新興業務的沖擊!2021年Q1、半年報、年報中,永輝持續把業績下降的鍋送給社區團購。

    2022年起,社區團購在永輝財報中銷聲匿跡,不見蹤影了——永輝已經恢復同比正向增長,再提社區團購,只會讓人聯想,永輝恢復增長難道全靠對手撤退?不如不提,相忘于江湖。

    客觀評價,永輝2021年的業績大滑坡,社區團購等互聯網勢力只能算外患,永輝的內憂之一,是2019年擴張過于激進,新開門店數量大躍進。新開大店(Bravo店)205家,遠遠超過2018年的135家和2017年的133家。

    永輝mini店新開店數量更是達到驚人的573家。但是,永輝新店坪效不佳增長不力,2年以上成熟門店的坪效也在下滑。以mini店為例,2020年上半年財報顯示:永輝mini店實現銷售14.51億,虧損1.3億。從2021年至今,財報直接不公布坪效數字。

    所以,永輝的業績見底操作,落到業務上,主要就是大量關閉門店,降低新開店數量低速發展,“節流”。2021年新開大店僅75家,減去閉店35家,凈增只有40家;2022H1,新開店達到破紀錄的20家,減去閉店的17家,凈增僅3家。

    要知道,2020年疫情之年,永輝凈增新店都有106家,2019年之前這個數字都在130區間。

    經過財務“洗澡”和業務收縮之后,永輝的先“業績見底”再同比增長的自救劇本,算是初步完成。

    03

    永輝擴張戛然而止:中國沃爾瑪之路難走通

    商超企業要獲得超越行業大盤的alpha增長,有兩條路徑,其一是地域擴張,加速開店,擴大規模;其二就是品類擴張和場景延伸,增加單店的客單價和購物頻次,比如永輝對線上到家等新業態的嘗試。

    永輝在過去10年里,一直在這兩條路上兢兢業業,才在短時間內擠進了中國商超top5,甚至被業內看做能夠“甩開高鑫、沃爾瑪、華潤萬家,成為老大”的商超黑馬。

    看到永輝如今全面收縮股權投資的人未必知道,當年,永輝對中百有多么勢在必得。

    2010年,永輝超市以優秀的運營能力和供應鏈能力,在成立十年之際,成功登陸上交所,成了資歷最淺最年輕的商超類上市公司。上市之后,永輝走出起家的福建,走規模擴張之路將超市開遍全國,就是順理成章的事。

    武漢是華中地區最大的城市,更是零售業重鎮,有武商集團、中百集團、漢商集團、武漢中商(后更名“居然之家”)等四家商超類上市公司。

    上市3年之后,如同沃爾瑪在上世紀70年代上市之后一系列并購案的思路,永輝也希望并購武漢最大的連鎖商超中百集團,快速進入武漢市場!坝垒x舉牌中百不是為了投資賺錢,商超進入新的區域,想要更好的店址,本地供應商的資源……并購本地商超是一條捷徑!币晃涣闶蹣I從業人員告訴36氪未來消費,永輝對中百的并購是不折不扣的戰略投資。

    2013年底,永輝公司一直在二級市場大肆買入中百集團,并購中百的企圖人盡皆知。在接下來的數年里,武漢國資委和永輝你來我往,投入重金對中百集團進行增持,雙方相持不下。

    而天眼查顯示,湖北永輝超市為永輝超市和武漢中百集團合資經營,湖北永輝中百超市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5月19日,注冊資本1億元,注冊地址在武漢,其中永輝占股55%,中百占股45%。

    時間到了2019年,此時的永輝,擴張速度到了5年以來的高峰期,位列中國連鎖經營協會的《2019中國超市百強》榜單第三名,超過了沃爾瑪,僅次于華潤和高鑫。

    而經過調解,永輝取消向中百集團發出的部分要約收購計劃,將持股維持29.86%,止步于中百第二大股東。并購變成了“合作發展”,中百集團董事長由武漢國資提名,總經理由永輝提名。合作的目標是“進一步推進中百集團經營班子市場化改革” ,讓運營能力、供應鏈能力技高一籌的永輝,幫助中百全方位升級。

    然而,2年之后,本文開頭那一幕發生:中百營收、利潤持續下滑,作為資產,持續減值,永輝選擇高位減持,回籠現金。

    “如果是全資并購,永輝就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志重塑中百,而做第二大股東,永輝對中百的影響力有限。兩家公司的文化、能力、效率都天差地別,永輝根本改變不了什么。疫情之下,線下零售都不好過,及早抽身走為上計!鄙鲜隽闶蹚臉I者認為,永輝減持中百,除了財務減負,更是戰略轉向收縮。

    而在中國零售市場,戰略投資本地商超,看似是進入新的區域市場的捷徑,實戰中操作難度極大。

    從2015年到2016年,永輝和身處上海的聯華超市一年的“閃婚閃離”,已經證明了這個觀點。永輝在江浙滬區域憑借自身能力已經建立了供應鏈優勢,截止2016年,在江浙滬的門店數有48家。永輝與聯華超市的合作價值隨之降低,反而會有同區域競爭的問題。反觀聯華財報,其凈利潤從2015年的8258萬元降至2016年的7456萬元,同時預計至12月31日的年度業績仍然會虧損。永輝放棄聯華,是及時止損。

    “不是永輝不想投資更好的標的,中國優質商超都有很強的地頭蛇背景,比如家家悅,永輝不可能去并購它,想進山東市場就要靠自己。反過來說,外來超市想進永輝的大本營福建,也沒那么容易。中國線下零售行業,缺乏可以全資入股的優質標的!币晃粡氖铝闶蹣I投資的人士對36氪未來消費分析。

    曾經財大氣粗的阿里,買下的高鑫、銀泰、三江購物已經是僅有的好公司,想再買好的也沒有了。想要真正深耕線下,阿里還是自己做了盒馬。

    沃爾瑪上市5年之后,第一次并購在密蘇里州和伊利諾伊州經營的 Mohr-Value 商店。1978 年,沃爾瑪收購 Hutcheson Shoe Company,涉足新的領域,如藥房、汽車服務中心和珠寶。1981 年,沃爾瑪收購了位于美國東南部的Big K 商店。到1988年,沃爾瑪用時21年,放大規模,建立了供應鏈、采購、人才、資本的優勢,成為全美最賺錢的全國性零售商。

    反觀中國,零售商在一個區域起家之后,想要借力并購做規模擴張,政策、文化……種種障礙都擋在前面難以跨越,規模擴張的難度就是當初沃爾瑪的數倍。中國線下商超集中度遠低于美國。

    自身本就發育不良,top3中國線下商超2021年的銷售額都還不到千億,又遇到了市值幾千億美元的互聯網勢力的低價補貼、大舉進攻,只有被動挨打:畢竟線下商超的資本實力無法與互聯網巨頭相比。由此,疫情下的商超寒冬里,低速發展、節流自救,才成為這個行業最大的主旋律。

    中國沃爾瑪的誕生之路,布滿荊棘。

    本文為聯商網經36氪授權轉載,版權歸36氪所有,不代表聯商網立場,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。

    發表評論

    登錄 | 注冊

    你可能會喜歡:

    回到頂部

    美女大战两位黑人45厘米
    <noframes id="bd5n5"><address id="bd5n5"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bd5n5"></address>
    <address id="bd5n5"><address id="bd5n5"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bd5n5"><address id="bd5n5"></address></add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