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bd5n5"><address id="bd5n5"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bd5n5"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bd5n5"><address id="bd5n5"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bd5n5"><address id="bd5n5"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用戶登陸

    沒有賬號?立即注冊

    對話羅敏:折騰不為市值,想做利他的事

    來源: 真探AlphaSeeker 肖卓 2022-07-21 08:18

    線上下單,送貨到家,打開包裝,取出洗切配好的食材和調料配料,按照簡單的烹飪SOP,廚房小白也能快速做出口味媲美餐館的“農家小炒肉”、“酸菜魚”、“剁椒魚頭”。

    這是趣店CEO羅敏通過新的創業項目描繪的圖景。羅敏將趣店預制菜的價值提煉為“為一千萬人每天節約一個小時”,并稱自己已將全部精力投入預制菜業務。

    只用一天,全行業都看到了羅敏和他的預制菜。7月17日,羅敏在抖音進行了長達19個小時的直播,“1分錢吃酸菜魚”活動、“送iPhone”福利和各種流量推廣手段并用,高舉高打,一如他過去的風格。

    因為是羅敏,輿論很快有了爭議聲,這是意料之中的。

    發布會上,羅敏強調趣店做預制菜不是追風口,公司在這塊業務上“默默做了9個月”、“在全國建了15個大倉”,趣店投入的時間早于預制菜成為風口的時間。

    入局預制菜之前,趣店還做過汽車新零售業務“大白汽車”、跨境奢侈品電商平臺“萬里目”、教育項目“萬里目少兒”,但都宣告失敗。這次的預制菜業務被賦予了某種分水嶺意義,羅敏稱,“趣店不認為自己今天是家互聯網公司,我們現在是家食品公司!

    “以前我們做項目,項目從開始到結尾就是看轉化,互聯網項目一發現不對就關掉。但是這件事情我們已經做了9個多月,現在才拿出來跟大家講。這就是我們的初心,想真正做一個好的食品品牌!

    關于趣店,關于羅敏,外界想問的有很多——高舉高打能管用多久?跨界做預制菜的底氣是什么?經受爭議和項目失敗后,羅敏心態有無變化?

    羅敏知道外界想問什么,這次的發布會,很大程度上是一場“交流會”。

    以下QA來自發布會現場的問答交流,以及發布會后的群訪交流:

    Q:昨天趣店直播的效果很好,但如果以后補貼沒有那么大,會不會有問題?

    A:第一,大家去看我們的訂單,會發現19塊9、29塊9(即非補貼價格)的訂單其實是非常多的。第二,昨天不是第一次直播,我們在6月15號和30號做了兩場,用戶數非常高。19塊9貴不貴?大家1分錢吃酸菜魚吃得好,19塊9包郵你會不會買?

    舉個例子,瑞幸咖啡一開始免費喝,現在沒有少于15塊,為什么大家依然在喝,因為對面的星巴克更貴。你的品質好,你有價值,用戶在別的地方買不到,用戶就會來買。這個事情需要數據的驗證,以后會有復購的數據。

    Q:您準備預制菜項目虧多長時間,計劃多長時間能夠盈利?

    A:董事會給了我授權。大家會看到我把自己和趣店預制菜已經完全綁定在一起,我沒有用官方直播間,我用的是我個人的,因為我很熱愛預制菜,這個事情是利他的,也能幫助到我們。

    我們穿的褲子、衣服幾百塊,吃跟大家一樣的菜,我想把有意義的事情做出來,所以大家不用擔心我們會虧多少錢。

    Q:現在做To C預制菜的公司已經不少了,能否理解為行業后端供應鏈已經比較成熟,前端沒有品牌,需要解決的更多是資源整合優化的問題?一些有餐飲品牌或供應鏈背景的企業正在做這塊,他們有產業資源,趣店是跨界公司,您怎么看這種情況?

    A:不僅在前端沒有一個品牌,后端也沒有人做這樣一個事情,你是要去做一個新的事情。

    大部分人之前沒有買過預制菜,前端沒有什么品牌。中后端差得更遠,這個領域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家公司能夠賣農家小炒肉這樣的產品。如果說我在廈門找到一個合作伙伴,他已經研發出來了,把這個授權給我,我們一起合作就行,但后面發現國內完全沒有。

    反而是因為這樣,我們認為做得“重”了,未來才能變成一個很獨特的事情。

    Q:公司現在在供應鏈側投入了多少成本?

    A:供應鏈我們已經投入幾個億了。

    Q:能不能介紹一下工廠的情況,工廠的產能大概是什么水平,未來會不會還有擴廠的計劃?

    A:我們現在15個工廠,加起來大概有5、6萬平方米,一天的產能是能做到將近200萬份菜。也就是冷庫和冷藏這些面積加起來,一平米能做30份。目前我們在廈門、杭州、北京、東莞都有工廠,具備可擴的空間,去租賃就好。

    我們現在還在幾個省份建設大倉,之前因為疫情,我們在上海沒有建大倉,是從杭州發貨的,所以上海我們要建。之前東北的哈爾濱,長春也是因為有疫情,沒有建,現在也要建,陜西也是。

    建倉這個事情沒有三個月以上是根本建不完的,我們還會跟當地去合作,所以未來在全國應該會有30個左右的大倉,這樣只要是非邊緣的縣城就都能覆蓋得到。

    Q:能否簡單拆解一下成本問題,比如說酸菜魚的成本是怎么樣的?

    A:這個菜賣19塊9,我們還能賺錢,在門店還能賺錢。但如果是順豐履約,一單就要十幾塊錢的成本,我講的是說酸菜魚如果放在門店,沒有履約成本的話,我覺得還是可以賺幾塊錢。

    Q:看到有文章寫趣店的打法很“兇悍”,輿論聲量很大,包括資本市場盤前也有一波暴漲,大家會覺得趣店預制菜的打法很“羅敏”,但聽剛才的分享,感覺這次創業跟以前還是有些不一樣的?

    A:(大漲)說明大家在用錢投票。我覺得我成長了,以前的心態不好。我的心態是從做萬里目少兒之后變好的,因為跟很多孩子接觸,慢慢覺得自己想做一個利他的事,一件沒有人做過的事。比如現在美團外賣做的很好,我再做個趣店外賣沒有意義。

    可以看我們店鋪的口碑分。同等規模的,在抖音帶貨超過100萬單,口碑分還是5分的,基本沒有。我特別在乎我們在用戶心中的口碑,而且我們做的是生鮮,生鮮非常容易有負面,容易壞掉或者漏包。

    大家可以去看我們的中差評,比例非常低的,中差評里大部分是中評,有少部分的差評,很多是因為物流的問題,或者其他不可控的問題,或者是漏包。你想那么多湯包,100萬包下來漏個幾包還是挺正常的,你不可能每個都不磕不碰。

    所以生鮮是很難有高分的,但我們有5分,這就是我為什么敢于這么去做。年齡也這么大了,我也不出道去做一個藝人,為什么要從幕后走到臺前?就是因為比較相信這件事情。

    Q:以前你可能是一個比較膨脹的狀態,或者說很多事情你不理解,但現在發現今天你的心態不一樣,是一個自信放松的狀態。什么樣的事情讓你這幾年變化會這么大?

    A:年輕人都會犯一些錯誤,年少成名是有煩惱的。你說膨脹沒錯,就是膨脹,覺得自己挺牛的。

    那個時候我的能力、認知、實力完全hold不住100億美金的公司,所以后面做什么都不成。

    以前我沒有耐心,這些都不是我自己去操盤的,我跟我們的副總說給你一個億,你去做一下,虧了3000萬,趕緊就停了。但是你想想,他們又不是獨立創業,又沒有股份,怎么可能能把項目做成,所以那個邏輯是不對的。

    然后看到股價下來,想說我們公司也賺錢,為什么股價一直跌呢?狀態還是不好。

    去年的五六月份,我說要不要退休算了,團隊留個幾十人做投資,我們變成一家投資公司,大家也挺輕松的。但想了很久,我說這不是我想要的,我39歲以后到底要什么?我是愿意天天躺著看大海、曬太陽的人嗎?我覺得不是,我就是喜歡折騰。

    我之前折騰的目的是為了市值,但現在我不是為了這個。為了市值去做事情,反而市值上不去,但如果能把一件事情做好,別人就會相信。

    我可能就是2017年王慧文(美團聯合創始人)講的,在愚昧之巔,那個時候真的在愚昧之巔,后來慢慢下來了。我特別幸運的是,當我理解這些東西之后,公司賬上還有一些現金能支撐我去折騰。

    本文為聯商網經真探AlphaSeeker授權轉載,版權歸真探AlphaSeeker所有,不代表聯商網立場,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。

    發表評論

    登錄 | 注冊

    你可能會喜歡:

    回到頂部

    美女大战两位黑人45厘米
    <noframes id="bd5n5"><address id="bd5n5"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bd5n5"></address>
    <address id="bd5n5"><address id="bd5n5"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bd5n5"><address id="bd5n5"></address></address>